Web site
消失的記憶
精彩單元

/ 2016/11/11

 事身體療癒多年,一直覺得只有身體觸碰與互動才能與人的心真正的對話,這樣的堅持一直支持著我不斷的研究肢體碰觸的影響,但是這股堅持在我學習芳療過程中,似乎有了一些小小的改變。

  從小到大, 100% 的過敏體質在加上呼吸道的問題,對於味道這件事似乎是冷感又或者說是無感,皮膚過敏體質幾乎讓我不擦有香料的東西,只要聞到香水就猛打噴嚏。

  當然,這可能因為香水中除了酒精或者還有其他的化學物質,不過也因為如此,即使自已身為芳療師,但對於「香氣對心靈的影響」是有所保留的。

  直到碰到一位老奶奶,她教了我,許多超越學理上事:6 年前,我接到一個個案,幫一位失智的老奶奶做復健按摩,這位奶奶 70 多歲跟女兒同住,她的女兒非常孝順,也是我一個長年的個案,自從她父親過世後,她將母親接來與她同住,她的女婿更是貼心,總是逗弄著她讓她開心,只是當時的奶奶的反應退化,偶爾很清楚的回應,有時完全不回應。

  在我與她女兒接觸的這些年,有幾次也會試著幫奶奶做一些調理,依稀記得奶奶是個很開朗且幽默的人,只是現在的她,對我的記憶似有似無,對話總是繞著幾句打轉:「小姑娘妳找誰阿?」

  「奶奶,我來找妳呢?」
  「找我做啥阿?」
  「幫妳按摩、塗香香喔!」我只能不厭其煩的說著。

  她的女兒說,「媽媽很喜歡有香味的東西,所以希望我來試試看幫她做芳香按摩,也許對她會有幫助」,於是,就開啟了我與奶奶長達 3 年的接觸。

  在幫奶奶做復健的開始,基本上我只做肢體的接觸按摩,並幫她調一些適合她身體狀況的油。

  
消失的記憶.圖片來源:SCENTS 香沏專業芳香療法雜誌

  在幾次下來的療程中,慢慢調整奶奶的療程,我也嘗試著與奶奶對話,希望幫助奶奶想起更多的事。在每一次的療程中,她都會一點一滴的小小的有些進步。
  記得有一次,我在幫奶奶調油時,奶奶突然很正經的跟我說:

  「ㄚ頭,妳很不喜歡香味是嗎?」我一時愣住還不知如何回答!
  「香味會讓人有甜蜜的感覺哦!」奶奶接著說。
  「那你說的甜蜜感覺是什麼味道呢!」我只好回答。

  這時奶奶的眼神感覺飄得好遠,似乎在想什麼,可是她最後回答我說:「我忘了⋯」

  尋找記憶中的氣味

  那天之後,我便不停的想著,怎麼樣讓奶奶想起那個會讓人有甜蜜感覺的香味,每個星期都開始會跟奶奶玩香氣遊戲,讓她找出她喜歡的味道出來。

  很特別的是,有時整個星期都沒有按摩,只是在玩調油找香氣,而她女兒給我的反應,卻是她覺得奶奶的情況明顯的變好,精神也比以前更好,跟他們互動也變多了。

  當下的我,覺得非常的有成就感、很開心,也感到不可思議。這個過程完全顛覆了我之前的觀念,覺得一定要接觸才有療癒。

  就在我服務奶奶的最後一年,有一天,我帶了一瓶香味非常獨特的精油給奶奶,我直覺上覺得是奶奶一定會喜歡的氣味。

  我故意把那瓶油擺在木盒裡面,讓奶奶去找、去聞,我知道,慢慢找尋、聞香是奶奶最喜歡的,她會像小孩子挖寶一樣、一邊找一邊開心的跟我說說笑笑。

  突然間,奶奶不笑了,也不說話,整個空氣好像按了暫停鍵一樣停了下來,她不偏不倚的拿著我預備要送給她的那瓶精油,呆住了:「這瓶精油很香吧!這是我要送給你的禮物喔!」我驚喜、又得意的告訴她。

  沒想到這時候,奶奶突然木然的轉頭對著我,看著我,好像有那麼一陣子之後,突然嚎啕大哭,嘴裡一直念著:「鎮東!鎮東!」我從來沒看過奶奶有這種反應,她女兒以及女婿急忙的過來看發生什麼事,聽著我把整個過程敘述一遍。

  「鎮東是誰啊?」我趕緊問她女兒。
  
  「鎮東是我爸爸,自從我爸爸過世之後,媽媽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想不起爸爸的名字了。」她女兒睜大眼睛看著我說著。

  後來,從她女兒口中,我才得知爺爺跟奶奶非常的恩愛,爺爺非常寵愛奶奶,即使結婚幾十年,還常常送花給她,對她萬般呵護。爺爺走的很突然,奶奶一直無法接受,也就是那時,奶奶的精神開始恍惚,常常呆滯,漸漸腦部開始受損,才會變成現在這樣。

  我跑到奶奶身邊抱著奶奶:

  「奶奶,妳喜歡這個味道是嗎?」奶奶一直點頭。

  「這是鎮東第一次送我的花!就是這個味道啊!」

  「媽媽,那妳知道鎮東是誰嗎?」她女兒也過來問!
  
  「女兒啊!他是你爸爸阿!妳糊塗啦!」奶奶望著她女兒說。

  後來的整個下午,都聽著奶奶講著與爺爺年輕時的故事,故事充滿了讓人羨慕的深情以及早年生活中的甘苦。

  
消失的記憶.圖片來源:SCENTS 香沏專業芳香療法雜誌

  說實話,在那個當下,雖然我不確定奶奶是否會就此恢復往日的記憶,以奶奶時好時壞的情況來看,也許奶奶又會再慢慢淡忘的,但是,從那個下午奶奶興高采烈的神情看起來,好像那個時刻,爺爺就在我們身邊,靜靜的看著奶奶手舞足蹈,能再回憶起最美麗的時刻,讓她多麼興奮與感動!

  而從那次開始,那瓶精油每次一聞到,就讓我想起了奶奶對爺爺的深情,即使,那瓶「玉蘭花」,是我們隨手可得的味道。

作者:吳宙妦
MNAHA 芳療師
TWAA 安寧芳療照護師
TWAA 台灣芳療協會安寧芳療計畫顧問

圖片來源:SCENTS 香沏專業芳香療法雜誌


 
關鍵字:NAHA,TWAA,台灣芳療協會,呼吸,安寧,按摩,木盒,皮膚,精油,芳療,芳療師,芳香療法,雜誌,香沏,

Tel: 02.2711.2290  │  台灣台北市大安區10690忠孝東路四段191 號10樓之 1     台中市北區40457進化北路95號5樓

禾場國際芳療學苑 版權所有 © 2017 請勿任意轉載。